查看: 0|回复: 0

[DOTA2] 你还欠我一声再见

[复制链接]

3325

主题

3325

帖子

1万

积分

Veteran

Rank: 8Rank: 8

积分
10093
发表于 前天 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林紫嫣放下行李,顾不得洗把脸,换身衣服,就冲出家门,往海边跑去。五厘米高的鞋跟使她跑的有点吃力,有点摇摇晃晃。或深或浅的脚印,快速的在沙地上交替着,一点一点的流进她的鞋子的沙子,随着脚的快速运动,不断地摩擦着她的皮肤,微微的疼痛感并没有让她放缓速度,她直直的朝她的那块岩石跑去。   

  这是一块梯形的一米多高的大石头,沙滩上,随处可见,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然而,对于紫嫣,它却有着特殊的意义。它陪她度过了一个个难熬的日子,它总是静静地倾听她的诉说,它的身上记载着紫嫣许许多多的喜怒哀乐。最最重要的是,在这,她遇见了叔,那个她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叔。   

  紫嫣绕着岩石,一边用手摩挲着石头,轻柔的如抚摸自己心爱的熟睡的爱人,一边仔细地在密密麻麻的,或模糊,或清晰的字迹中寻找那苍劲有力的新的字迹。一遍,又一遍。在确定寻找无果之后,紫嫣颓然地靠着岩石,坐了下来。   

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  远远望去,海水是那么的蓝,那么的柔和。没有风,没有浪,大海安安静静地,如同睡着了一样。   

  紫嫣把眼光收回,她从沙土中摸到一个贝壳,在岩石的空白处,刻写道:叔,我念大一了,我放假了,我回来了。   

  (一)   

  紫嫣坐在岩石边上,她的双手环绕着抱住屈膝的双腿,头深深地埋在手臂中。潮湿的带着淡淡的海腥味的风恣意的拨弄着她的头发,拉扯着她的衣服。远远的,传来几声海鸥的鸣叫。她像一只被随意丢弃在茫茫无际的大海中的小舟,在风浪的吹打中,摇摇晃晃。孤独,无助。   

  “打她,打她!”薇薇和筱月的尖叫声还在她的耳边回响。她们扯拉着她的头发,北京中科华北中医医院住院费用用尖尖的皮鞋踹她,用狠毒的话骂她。   

  在每一个学校里,都有一种被叫作农民工子女的人群,他们跟随着自己打工的父母来到了这里。强烈的地域歧视,往往使他们成为一种另类,成为一些本地学生荷尔蒙分泌过剩后的发泄的对象。   

  紫嫣就是外来工子女。她的书本常常无缘无故的失踪。在漫长的课堂上无聊的薇薇和筱月,常常在她的背上练习画画。内向,胆小的紫嫣只是默默的接受。她害怕告诉老师会给自己带来告密者的罪名,害怕她们会给自己造成更大的伤害。   

  然而,极度的隐忍让她的同学越发的得寸进尺。   

  “吴享关我什么事?我错在哪?为什么打我?”紫嫣抬起头,她从沙土中捡起一个贝壳,在岩石上刻写着。   

  吴享是紫嫣学校的一个男同学,他有着清秀的脸盘,高而挺直的身子,冷漠与孤傲的眼眸,他是全校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一些女生疯狂的追逐着他,暗恋着他,薇薇和筱月就是其中的两个。这本来不关紫嫣的任何事的。紫嫣明白,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是作者杜撰出来的,生活中是很难成立的。再说,吴享也不是紫嫣喜欢的类型,这和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没有任何的关系。   

  可是,吴享却说了一句给紫嫣带来灭顶之灾的话。   

  “女生中,那个叫紫嫣的比较漂亮。”   

  紫嫣成了吴享暗恋者的众矢之的。羡慕,嫉妒,还有可怕的恨。   

  周五晚上放学后,紫嫣背着书包,低着头,独自往家里走去。突然,薇薇和筱月带着几个女同学拦住了她。   

  大腿,腰部被踢打留下的隐隐之痛,内心的巨大的委屈,使紫嫣瞬间崩溃,她趴在自己的大腿上,“哇哇”嚎啕大哭。   

  “丫头,你又怎么啦?你哭了?”不知过了多久,她似乎听到叔的急促的声音。紫嫣听出了紧张,焦虑,还有很多很多的担心。   

  “她们打我!”紫嫣抬起头,双眼通红,眼泪鼻涕把几缕头发粘在额头,脸蛋上。她看着蹲在她边上的叔,擤了擤鼻子,泪珠又滚滚而下。   

  “丫头,擦擦眼泪。”叔递过一片纸巾。   

  看着悲痛欲绝的紫嫣,叔叹了口气,站了起来。他直直地看着大海,沉默着。突然,他转过身来,看着紫嫣。   

  “丫头,别怕,叔帮你。”   

  “你,帮,我?”紫嫣从沙地上一跃而起,她惊讶地用手指指了指叔,又指向自己。   

  “嗯”叔微微笑了笑,点点头。   

  “你帮我打她们?”紫嫣睁大了双眼,满脸的紧张与恐惧宝宝血管瘤形成的原因及怎样确诊。   

  “不,不!”她急促的摇着手。“她们再多的不对,也还是我的同学,你不能打她们。”   

  看着眼前这个善良又可怜的小姑娘,叔的眼中流露出满满的怜爱之情。他朝着紫嫣点了点头。   

  “好了,丫头,叔要走了,早点回家,拜拜!”   

  叔转身,大步往前走去。   

  “叔,不能说拜拜,要说再见。”紫嫣朝着叔的背影大声的说道。   

  “为什么呢?”叔转过身子,笑着问道。   

  “再见,再一次相见。还没有离别就约定下次相见,多好!”紫嫣认真地,一字一句的说。   

  “好吧!丫头,再见!”叔顺从的朝紫嫣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二)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紫嫣不知道自己算幸福还是不幸。她的爸爸在工地打工,艰苦的工作环境带给他的是满腹的怨言。工作之余,他喜欢用酒打发闲暇的时间,他不关心紫嫣的学习情况,只是偶尔老师汇报成绩的电话,会成为他发泄压力的突破口。他对着紫嫣破口大骂,甚至随手起手边的椅子,棍子等,对着紫嫣一顿胡乱的殴打。紫嫣在父亲面前,如一只受惊的兔子,哆哆嗦嗦,战战兢兢。   

  紫嫣的母亲整日埋头在麻将中,似乎她的所有情绪都受麻将控制。赢时开心,输了生气。她似乎好久没有正眼看过紫嫣了。   

  在家里,紫嫣感觉恐惧,压抑。每个周六,她就来到海边,坐在这块岩石边上,或者看着不远处的大海,听着依稀的海浪声,偶尔飞过的海鸥的鸣叫声,或者把头埋在手臂中,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刺猬,蜷曲在自己的壳里。   

  那天,往常一样,紫嫣正埋头在自己的双臂中。   

  “丫头!”海风把一声叫唤传到了紫嫣的耳中。   

  紫嫣抬起头,茫然地向四周看了看,除了她一个之外,没有其他可以称之为丫头的女孩子了。在确定声音是在呼唤她之后,紫嫣循声转过头去,在两米开外的沙地上,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他胸脯横阔,身躯凛凛,两弯眉毛又粗又浓,宽宽的额角上深深的几条皱纹,刻的是坚毅与执着。   

  “几个周六了,我注意到你都是独自坐在这,怎么啦?丫头。”男人微笑着问道。   

  “你是个初中生吧?有什么心事可以告诉老师,或者爸爸妈妈呀!”男人接着说。   

  “爸爸妈妈!”紫嫣皱了皱眉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EGW江湖澳洲游戏平台  

GMT+10, 2017-04-23 19:49 , Processed in 0.072834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