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0|回复: 0

[魔兽世界] 大宝贝 exdrqbgr

[复制链接]

2154

主题

2154

帖子

6485

积分

Veteran

Rank: 8Rank: 8

积分
6485
发表于 前天 23: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花喜鹊在嫩绿的枝头上“喳喳”叫,让我内心充满喜庆,老人说过“早叫财,晚叫灾”。可爱的鸟儿激起我那尘封已久的要发大财的预感。我嗅着野地里花草的香味,踏着晶莹的露珠,信心满满地来到玉米田里,照一棵大草猛锄下去,出乎意料草没锄掉,锄头却被崩断了,手腕也被震疼了。我十分纳闷,啥玩意这么硬,能把铁制的东西搞断?我顺着那棵草往底扒,一探究竟。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挖出一个黑乎乎的怪东西,怕把它碰坏了,我捧在手上仔细查看,完好无损,一点伤痕都未有。这要是个宝贝的话,我就发财了,过上有钱人的生活了,不用天天撅个大腚在田间早到中,中到晚地锄草捉虫了,还时刻担心老天爷旱了涝了的。   

  回到家,我用刷子把这个沉甸甸的好东西的所有凹槽处的泥土都小心地洗刷干净,然后悄悄地把这个乌黑发亮的家伙拿给学考古专业的二年级的大学生小李看,他仔细地翻来调去地观察了一会说:“看样子是钨金的,不过须测一下密度才能确定。看它的模样像是麒麟。”我心砰砰跳,想起了贾宝玉丢的那个金麒麟了。小李又说:“它这奇特古怪的造型,像是年代很遥远的东西。”年代越遥远就越值钱呀,我想,熬了这么多年,财神爷终于对我露出了笑脸。可是老婆却对我凶相毕露:“一早晨,一棵草都未锄掉,反而把锄头搞断了!花椒树做棺材——看看你能当哪块板?”   

  这天夜里,她又在被窝里施展无影脚把我踹醒了,原来我在睡梦中喊“要发大财了!”这句话时,影响了她睡觉。第二天刚起床又挨老婆一顿捶,我无辜地问:“为什么呢?”她说,晚上做梦和别人打架,我站在旁边没有帮她。为了不让胆小的老婆和我一起担心受怕,我有宝贝的事没对她说。我时刻在想咋样才能把宝贝变现,给老婆一个惊喜,同时还须避免被古董商骗。头发被孩他妈扯的很疼时,我才发现太过走神,一锅馍被我烧糊了,电饼档烧坏了,保险丝也搞爆了。我一门心思想变现后钱咋花时,地上的一个凹坑把我拌倒了,‘吧唧’声和我倒地的‘哎哟’声把树上的一只乌鸦惊飞了,它在空中不怀好意地冲着打扰它美梦的我‘嘎嘎’直叫。我爬起来,抬头看到附近正在建的高楼,计划钱到手就买它一栋。我朝上看楼的瞬间,那只报复心很强的乌鸦刚巧从上空飞过时朝我的左脸中央拉了一泡屎,瞄的如此之准,就是训练有素的飞机投弹手见了也会自叹不如的。占了便宜的乌鸦一路‘喳喳喳’叫飞跑了,如果翻译成汉语的话,那呆鸟肯定是在笑话我这个呆人呢!我揪路边的梧桐树叶擦鸟屎,没注意树叶里的一个洋剌把我的左脸剌肿的像个小笼包。疼的我马上跑到最近的一家医院去救治,主治医生却不在家。生意做的很活的医生家属不想放任何一个病人空手走掉,她左手捏着鼻孔右手拿一张活血膏贴在我脸上,说把洋剌毛粘掉就好了。在医生家属的精心治疗下,洋剌毛没有被粘掉,反而我的脸对活血膏过敏肿的像刚出锅的大馒头了。那婆娘见病情加重,就叫我赶紧把药费付了,然后催我打急救电话,还说什么“后果自负。”被洋剌蛰一下须打120?我思忖。脸肿了,把眼睛挤小了,看不清路,好不容易挨到天黑才摸到家,亲爱的老婆却不让我进屋,原来我脸肿的不像她老公了,并且浑身脏兮兮的像从垃圾桶里刚钻出来似的。无奈之下我拿出身份证给她看,那傻婆娘说:“头像和你还是对不上号。”过后婆娘安慰我:“当家的,别小心眼,昨天晚上你脸肿的像天边那轮十五的月亮,把嘴都带歪到左边了,说话也跑了调。我咋敢让一个拾破烂的陌生人随便进屋过夜呢?回来你还不打死我!何况每次出门前,你都一而再再而三地嘱咐我说妇道人家要谨防帅男靓哥劫财骗色嘛!”   

  私下里,我拿这宝贝再去咨询小李。小李说,北京白癜风医院看像个吉祥物呀。“你瞅仔细点,不会是古代祭祀、占卜或者驱鬼逐魔用的器物吧?白天看它像个吉祥物儿,晚上则觉得有个怪物在对你笑。我感觉到它身上隐隐有不少邪恶能量呢。”我提醒他。后来小李想替我保管两天看看结果会如何,我思前想后没同意,万一他被万一了,这么好的东西我找谁要去?小李说拍张照片发给老师让他们分析一下是什么。   

  既然出门没有好事,我就尽量白癜风怎么医治在家呆着,躺在床上睡大觉,这下安全了吧。外面很大的动静把我吵醒了,我睁开眼,看天并没有亮呀,我爬起来查个究竟。还没有直起腰呢,头就碰到房顶了,啥时我家房顶变这么矮了呢?实在找不到电灯的拉线开关,我便勾着腰四处摸门,把门打开见到亮就什么都搞明白了,可是四处没有门。我揪揪自己的胡子,掐掐胡子上面的肿脸,疼觉告诉我不是在做梦。奇怪,我这是到哪了呢?老婆孩子又在哪呢?仔仔细细把睡的地方摸了一遍后,瞬时惊出一身的冷汗,感情我是睡在棺材里呀!外面的动静原来是响器在奏哀乐呢。老婆你也太坏了吧,我还没有死呢就白斑疯把我活埋呀!这个婆娘难道真的起了歪心?求生的欲望让我使尽全力猛踹棺材的四壁,那‘咚咚’声就像棺材里有人在敲鼓。外面的哀乐停止了,我能听到哭爹喊娘和四处逃散的声音。我从怀里掏出那个宝贝,用它的尖嘴钻木板,终于棺材盖被顶开了,接着外面的人用屎尿和黑狗血泼了我一身。出乎意料的待遇惊的我大叫一声跳起一米多高,落下来没有站稳我跌坐在棺材里没有动静了。村里几个胆大没跑的用污秽对付我的这时吓的叫的声音比我还高出几倍。接着我穿着一身脏兮兮的送老衣爬出来,看到120车,民政局的车和110的车都抛锚停在路口呢。120车上年轻的司机说跑十几年车了,还从来没有毁过呢。民政局年纪大的司机说他开车几十年了,也未像今天稀里糊涂地到目的地就趴窝不动了,这样不耽误挣钱吗?110车更奇怪,都熄火了,还是凭惯性跑出几米,把民政车给撞了。110车的司机被120车里的人救醒后说刹车突然间坏了,亏撞到民政车,才停下来,不然的话,就窜路边沟里去了。在此,先来的民政车就成为110车额外配备的一个刹车装置了。为了对付僵尸而想出一整套法子的马巫师被一身屎尿血的我当场给吓晕了,120车上的三个人正在手忙脚乱地围着她帮她恢复心跳和呼吸。其中一位年轻的实习医生因为我的缘故还把他的初吻献给了她。   

  “他身上的故事比我身上还要多呢。”马巫师醒后吐真言地说,同时脸像天边的朝霞似的红了,害羞地连‘谢谢’都忘了对年轻的医生说。   

  过后才知道,我已经昏睡五天了。一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EGW江湖澳洲游戏平台  

GMT+10, 2017-04-23 19:48 , Processed in 0.043899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